fbpx


Introduction by Chris Kornman
简介

San Pedro Necta是危地马拉薇薇特南果地区(Huehuetenango)的一个城市,有时薇薇特南果也简称薇薇(Huehue),缩写HHT,薇薇特南果地区可以说是危地马拉最有名的咖啡产区之一。这一地区海拔高,因为温度较低,收获季相对较晚,咖啡品质却更好。该地区和墨西哥的Chiapas地区接壤,与危地马拉的其他咖啡产区相比,比如阿卡特南戈(Acatenango)和安提瓜(Antigua),更加偏远不便。

这款咖啡来自La Providencia农场,由该农场的第三代主人Maximiliano Palacios拥有和管理。La Providencia农场的核心是一座处理厂,设置在一个高高的斜坡上,将咖啡果置于水中,借助重力传送下来,进行去果皮处理,以及进一步的加工处理。我拿到豆子时,上面标注着Palhu,即农场主姓的缩写和薇薇特南果的缩写Pal+Hu。

Maxamiliano是个有激情的人,他不仅仅对自己的咖啡感兴趣,而且对该地区的所有咖啡豆很有兴致,他把咖啡称作“薇薇特南果的血液”。我们也感受到了他的热情。这款咖啡均衡的酸和柔顺的甜感让我们眼前一亮。

Green Analysis by Chris Kornman
生豆分析

这是一款典型的美洲咖啡品种混合的豆子,包括波本种(Bourbon)、卡杜拉(Catuaí)、卡杜艾(Catuaí)、新世界(Mundo Novo)。波本种是现在很多咖啡品种的源头,最早在留尼旺岛(Reunion)被发现。当它被带到美洲后,其特点也发生了变化。杂交品种卡杜拉最早是由巴西成功种植,其树身较矮,抗风雨能力比较强。另外一个品种是新世界,是波本种和铁皮卡(Typica)的杂交品种。最后是卡杜艾,这是新世界品种和卡杜拉的杂交品种,树身矮胖,适量施肥后产量极高。

虽然叶锈病曾肆虐整个中美咖啡产区,但是这几个品种都不含任何来自罗布斯塔品种咖啡的基因,目前比较常见的罗布斯塔基因主要来自Timor品种。但也正因如此,这里的咖啡味道更好,我们也目睹了该地区正在从曾经的肆虐中恢复。

该批次的咖啡是按照欧洲标准处理的。Palhu通过精确的干燥过程,豆子密度较高。我相信恰当的保存可以让这款豆子在烘焙之后展现更好的风味。

Roast Analysis by Jen Apodaca
烘焙分析

烘焙这款来自危地马拉的豆子很有意思。我们一共烘焙了两批,都非常好喝,展示了这款咖啡的品质。通过调整火力,第一批烘焙的时间相对第二次整体缩短了一分钟,而脱水时间又相对第二次略长。这样梅纳反应和一爆的时间就相对较短,使得果酸突出。在第二批烘焙中,我整体增加了烘焙时间,但是缩短了脱水时间段,提前32秒开大了火力,从而导致梅纳反应和爆裂时间的延长。

Roast one第一批: 苹果, 梨, 木瓜, 桃子, 焦糖
Roast two第二批: 枫树糖浆,花香, 蜂蜜, 香草

Brew Analysis by Chris Kornman
冲煮

我们使用Bonavita Brewers冲煮这款危地马拉。同时进行冲煮和杯测。参加测评的人基本意见一致,更倾向于第一批烘焙的,即批次PR-644。第一批烘焙的得分略高,有甜柑橘味和淡淡的花香气,第二批则更突出软糖的甜感和醇厚度。